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我们的生活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6704|回复: 1

《越光寶盒》--俗不可耐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1-8-13 23:12:2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越光宝盒》是由珠江电影制片有限公司、北京小马奔腾电影有限公司和北京博纳文化交流有限公司联合出品,集结58位华语影坛喜剧明星的刘镇伟最新癫狂爆笑巨作。影片讲述一个傻瓜拿着一个盒子从现代穿越回赤壁时代的故事。《越光宝盒》与当年《大话西游》之一《月光宝盒》仅有一字之差,刘镇伟说,之所以用“越”字,就是想表明影片穿越时空的概念。《越光宝盒》与《大话西游》之间的关系仍旧扑朔迷离。

 越光宝盒电影讲的是一个山贼拿着一个盒子从现代穿越回赤壁时代的故事。刘镇伟从《大话西游》中提取概念重新编写故事,新片《越光宝盒》亦可能再度使出“独门武功”进行“穿越时空”式叙述。从现有名单来看,当年的几位主演如“紫霞”朱茵、“铁扇公主”蔡少芬、“瞎子”江约诚等都再次于《越光宝盒》中聚首,足见刘镇伟导演又想给观众过一把“大话”瘾。由于该片名称与《月光宝盒》仅一字之差,不仅让人怀疑此间的“暧昧”,而男一号郑中基则否认自己与周星驰此前扮演的“至尊宝”有相似的地方。刘镇伟为什么会取《越光宝盒》这样一个名字,他表示“越”是“穿越时空”的意思,与《月光宝盒》是完全不同的故事,“越是穿越的意思,这个故事跟《月光宝盒》是彻头彻尾不同的。[1]   虽然不算是《大话西游》的续集,但这部影片的故事其实都来自紫霞仙子的两样宝物:紫青宝剑和月光宝盒。朱茵再次出演紫霞仙子,不过她只是串场人物,这部戏的女主角是玫瑰仙子孙俪。玫瑰仙子因为仰慕紫霞与至尊宝的爱情而偷走紫青宝剑,希望能寻求那种命中注定的爱情,她帮助男主角山贼清一色(郑中基饰)获得月光宝盒,在时空穿梭中演出一段疯狂的穿越故事。可以说正是这两位仙界美人串起了《越光宝盒》的故事,不过在老顽童刘镇伟的执导下,她俩一个是花痴,一个成为“仙界祥林嫂”,俨然一对“神经仙子”。越光宝盒,首先是一部闹剧,才是一部喜剧,从中我们也看到了网上流行的恶搞技巧,刘镇伟导演似乎乐于用天马行空的重复流行电影的方式,将之前的电影一个个拉下神坛,让我们看到不一样的宝盒,大话西游的精典是看不到了,我们看到的,只是一群演员在乱乱的情节中争相向观众逗乐的桥段,但这种近乎癫狂的搞笑情节似乎有些观众并不买帐了,国内知名怒蛙网络策划机构发表以上观点。


 当至尊宝与紫霞的邂逅与永诀已成为人世间不朽的传说,当齐天大圣的彻悟已成为红尘中抱憾的神话,那份真诚却没有被爱护保重的爱情却一再被反复上演。[2]   这一次,是山贼清一色抽出了那柄永远带着甜蜜与神伤的宝剑,而以爱情为信念的莽撞仙子玫瑰,因向往传说中的爱情,私偷紫青宝剑下凡,如飞蛾扑火般投身这场似曾相识的爱情。上天注定的缘分固然最大,只是太过突如其来。被玫瑰仙子的偏执追逐得焦头烂额的清一色,只想逃离这"烂桃花"。一个只求脱身,一个紧追不舍,月光宝盒偏偏于阴差阳错时打开了一扇通往另一时空的大门……   清一色与玫瑰从此开始了他们奇幻的穿越旅程,重新置身于取经路上、三国战场、竹林深处,甚至是网络之中,众多中外电影大片的情境,原情原景,原班人马,将一一呈现。   如当年的至尊宝一般,懵懂与自矜总要到情缘将尽之时,方才惊觉早已情根深种;亦如当年的紫霞一般,对感情的天真与执迷总是换来一程的辜负……   在经历了一次又一次的感情失败后,玫瑰仙子(孙俪)放弃了大胆的追求,通过菩提老祖(刘镇伟)和夕阳武士(林子聪),让清一色(郑中基)真正明白了偷了别人的心是还不了的!让清一色彻底的爱的了玫瑰仙子,最后两个人在激烈的交叉感染中终成眷属!


  《越光宝盒》除了一个《月光宝盒》外,跟《大话西游》没有关系,而是向吴宇森导演致敬,   要恶搞《赤壁》。在众媒体的追问下刘导终于透露了些许剧情,《功夫》、《大话西游》、《长江七号》和《疯狂的石头》中某些人物会穿梭时空到了三国。这是一部彻头彻尾的《东成西就》,众多演员聚集的一部电影。刘导解释说“越”是“穿越”的意思,电影里加入了很多人物,主旨很新鲜。
“山贼”郑中基 蠢笨
  一身盔甲亮相的郑中基刚拍完“水帘洞”这场戏下来,大家都以为他饰演的是赵云,他却说:“其实不是啦,我演一个笨笨的山贼,还有一个女人造型,被花心的牛魔王误以为是紫霞仙子。”片中,他将与内地女星孙俪上演一段爱情故事。
“玫瑰仙子”孙俪花痴
  玫瑰仙子面对感情时神经不太正常,非常痴狂地追求着“清一色”,像个疯狂的傻大姐。两个人相处时互换角色,经常是玫瑰仙子利用自己的武功承担保护清一色的任务,能够为他上刀山下火海。戏里造型很多变,最经典的是全身上下都插着玫瑰花,和花痴一样很雷人。   孙俪此影片造型“铁扇公主”蔡少芬 野蛮
  15年前的“铁扇公主”蔡少芬此次变身“野蛮老婆”,与王学兵饰演的牛魔王成为欢喜冤家,不过15年后的“铁扇公主”要与多位情敌展开厮杀,“我要从很多情敌手中不断地抢回自己的老公牛魔王,尤其是见到貌美如花的朱茵更是醋味大发。”
“曹操”郭德纲 仗义
  郭德纲出演搞笑版的曹操,当天他穿一身厚厚的黑色戏服亮相,一边擦额头上的汗,一边说,“我此时的感受就是太热!”因为没有看到完整的剧本,进剧组拍戏三天来还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客串还是主演。   作为侯耀文的弟子,郭德纲曾在博客上质问遗产去向也成为当天媒体追问的话题,他说,“我师父生前有好几个弟子,可今天只有我一个人出来说话,我感到很遗憾。”他还戏说,这次刘镇伟之所以选他演蔡少芬曹操“也许就是被我在师父遗产案中所表现出的这股仗义劲儿所感动”。
“牛魔王”王学兵 花心
  王学兵的亮相着实让媒体吃了一惊,与浓妆华服出场的几位演员相比,王学兵竟是一件皱皱巴巴的蓝色小衬衫加一条大裤衩出场,“对不起,我一直在赶路。”对于自己出演的牛魔王,他觉得是符合大众口味,“这个牛魔王集合了所有男人的优点和缺点,如花心、简单、好玩等等。但和自己的老婆铁扇公主一见面就掐,跟《月光宝盒》里的牛魔王相比,这次他厉害多了,敢跟老婆顶嘴了。”
“大将”谭耀文 痴傻
  谭耀文饰演曹操麾下首席大将夏侯惇,当天他的戏份是要杀掉郑中基,“差一点就把他的头砍下来了,这是一个很认真做傻事的将军”。
“菩提老祖”刘镇伟 缩水
  刘镇伟在剧中扮演了一个“缩水”的菩提老祖,“因为我瘦了,黑了,所以是个菩提干和黑菩提。”   根据预告片中的角色装扮,元彪饰演的是刘备,而樊少皇饰演的是张飞。
曾志伟(饰演诸葛亮)
  运筹帷幄决胜千里,天文地理计谋音律乃至“接生”,无不“略懂”。
黄渤(饰演周瑜)
  周郎美名天下传,贵为水军大都督,又有小乔相伴,联手亦敌亦友的诸葛亮,成功逆转了自己被气死的衰运。
黄奕饰演(小乔)
  她和黄渤在《倔强的萝卜》中是公公和媳妇的关系,这一次美女突然变成了自己的“娇妻”,黄渤坦言很不适应。
元彪(饰演刘备)
  此时的刘备羽翼未丰,还不是后来三分天下的刘玄德,只能继续织《赤壁》里没织完的草鞋。   “五百年侍卫”王祖蓝复印机   王祖蓝 在剧中扮演了一个“复印机”似的五百年侍卫,在曹营他个头矮,主公叫他把赵子龙的话重复一遍,没想到他连动作都模仿的淋漓尽致。

转载: 还不到一年的时间,菩提老祖刘镇伟就带着他的新作回来了,上一次的《机器侠》是雷翻了众多观众,就是结尾的苦情戏让不少小女生暗自神伤,但《机器侠》整体是不算成功的,太多喜欢葡萄的影迷都报以失望的态度。这回刘镇伟能让我们一帮港产片狂热粉丝们满意吗?而且还是直接沿袭自《大话西游》的故事脉络,要挑战经典?刘镇伟面对的压力是有的,究竟《越光宝盒》到底如何?   影评人们给予的整体评价是3.3分,说明该片有很多地方还是不能令专家们满意,毕竟菩提老祖刘镇伟曾经奉献了《大话西游》、《东城西就》、《赌圣》等等诸多难以匹敌的经典作品,近几年刘镇伟的导演水准明显有下滑的趋势,这不得不让之前很多崇敬他的影迷感到失望了。但是,虽然《越光宝盒》的整体评价不算高,但我们可以看出刘镇伟比起《机器侠》时期已经开始实力回升,其实《越光宝盒》从片名就可以知道是在山寨和恶搞中大做文章,如果一认真,那你就输了。   观众对于刘镇伟这部新片的评价也是属于中等水平,褒贬不一,看得出来,很多网友对于刘镇伟的新片还是报以中肯的态度,毕竟只是一部娱乐电影而已,真要挖掘太多深层次后现代的东西也未免强人所难,影评人进影院是想接受熏陶,观众进影院就是图个娱乐,所以商业片往往会遭遇两极的评论。其实刘镇伟本人已经看淡了大家的反应,他本人也说,拍《越光宝盒》这部电影就是为了让大家高兴和开心而已,其他别无所求。   越光宝盒故事中清一色和玫瑰,几乎是完全克隆了至尊宝和紫霞仙子,从紫青宝剑开始就照搬。但是为了无厘头,为了不同有新意。他们的情感路线完全不一样。清一色一味的逃避,不敢面对玫瑰,甚至在最浪漫的一个晚上用极度恶劣的手段将玫瑰一脚踢落江中,这真让人心寒。...   综合各方面的评论来看,《越光宝盒》是一部娱乐大众的作品,用《大话西游》的老酒装进《越光宝盒》的新瓶之中,情怀浓烈,但难成经典。

自我心得:大家都知道我是个香港电影迷!基本可以看的电影我都会看看.然后发表的文人的骚气也好什么都好。会说一点赞美的东西呼吁下大家支持下香港电影!因为随着当年4大天王的衰落和周星驰.成龙等等巨星的隐退,香港电影越来越难找到一个好片了。伴着演员的青黄不接,导演也越来越没有灵气了,丝毫找不到当年香港影坛颠峰的半点气息了。总是在抄袭,总是在新瓶装旧酒,装得还不好。这次刘镇伟所导演的越光宝盒就是一个香港电影的悲剧!在剧中,已经忘了出现多少次抄袭的镜头了,火云邪神,包租婆等等,我只能说俗不可耐也。你说抄袭嘛,也要抄得好一点啊。大家一看越光宝盒这名字就知道就知道和周星驰的大话西游分不开了!在剧中,导演不只一次的把我们心中的经典污蔑,用原封不动的人马把原来经典那种凄美带着哀伤,在趣味性中夹带着人文性的氛围意味一次次的践踏!如原来包租婆的泼辣是为了表现就旧社会低成人民的性格部分!但到这里却是为了抄袭而抄袭!没有了原来的丝毫韵味所在!还有那凄美爱情寄托的月光宝盒!所以就连导演也不敢打出大话西游的续集的广告。其实这有什么分别呢?在剧中,无数原版人马出来用俗不可耐的表演让我们心中的神话蒙上尘艾。说了一大堆废话,希望斑竹别介意。我就是看不过眼了,才来18这发发牢骚,并哀悼下当年的神化经典《大话西游》.
PS:我就是发牢骚,呵呵,所以如果有什么不对的地方,斑竹手下留情.
 楼主| 发表于 2011-8-13 23:22:16 | 显示全部楼层
下面是高手所发:

  
明明是一副《大话西游》的身板,非要硬生生的套一条《赤壁》三国的紧身裤,何必呢?既然穿越了,干嘛不穿越得有创意点?云集了一大批二三线和过气明星,热闹倒是热闹,但是故事在哪里?不是山寨了一把鸟巢和点火仪式就算紧跟潮流了的,也不是闪烁其辞什么“三打奶粉”就是针砭时弊了的,角色鱼贯而出,人多嘴杂,可有哪一句台词观众能记得住?各色人等哗啦啦全涌出来,那不是电影,是桌游。
  不过,桌游也是有技术含量的,起码每张牌都个性鲜明。但是,《越光宝盒》呢?
  
  一场山寨三国杀
  
  夏侯一点也不刚烈,刘备的仁德只针对他的成群姬妾,曹操的奸雄幻化成了异装癖爱好,张飞的咆哮原是gay味十足的热吻,关羽的武圣成了看黄书的伎俩;周瑜不反间,诸葛也不观星,反而合力表演了一场山寨摇滚秀和法坛上的当众斗殴;至于赵云,他既不能闪也不能杀,看清了大嫂的乳沟但看不清主公是谁。
  每个角色的性格特质都是山寨或者是山寨的山寨的,于是,电影便成了一场山寨的三国杀。
  无厘头的精妙,很多都妙在这“戏仿”二字上,不过这可是把双刃剑,戏仿得不到位,难免让人借用网络词语指摘为——山寨。戏仿绝不是山寨,增之一分则伪,减之一分则劣,搞得好叫通俗,搞得不好就低俗了。作为无厘头的扛鼎者,技安老师曾推着星爷让无厘头大潮席卷了神州,不过《越光宝盒》的登场仿似技安老师又给无厘头亲笔书写了一则墓志铭——无厘头死咗了。
  
  《大话西游》的母题重演
  
  回想起来,技安老师的刘氏无厘头其实早就死了,还死在最高潮上——没错,就是那部《大话西游》。《大话西游》一出,“从天而降的宿命爱情+女性的死缠烂打+男性不敢接受+男性的最后悔悟”便成了此后颠扑不破的技安公式,此后的《情癫大圣》、《天下无双》和《越光宝盒》都是这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稍有区别的是《机器侠》,不过也无非是负心男变成了哀怨女,神魔玄幻变成了山寨科幻而已,骨子里还是《大话西游》的母题重演。
  重复没有错,左小诅咒说过:“重复就是力量。”爱情这东西,号称人类文艺作品中永恒的命题,技安念念不忘女子的痴情和男人的负心,也符合绝大多数爱情故事的现实演绎。可是,用无厘头的荒诞谐闹方式来表述这一命题,不是有身份证的人就能玩的。《大话西游》用了上下两部共计三个多钟头的篇幅才把一个百转千回、从疯狂恶搞到催人泪下的爱恋故事的来龙去脉勉强描述清楚,也只有这样的结构,才能达致化百炼钢为绕指柔之效。但是,《大话西游》显然是不符合电影产业规律的(从片长形态上来看,近年的华语电影只有《赤壁》能分成两部还狂收票房,不知这是不是技安拿《赤壁》开涮的原因),这纯粹是一部误打误撞的经典,若不是北大学生多年后的网络热炒(当然还有星爷独树一帜的演技),《大话西游》的胶片只能在仓库里跟若干主旋律们一起发霉。
  
  往事不要再提
  
  《越光宝盒》匆忙得让人来不及发笑,遑论感动?电影就好比端给观众的一盘菜,碗碟内的食材才是主料,噱头桥段无非是些调味品而已。回想《大话西游》,哪一段搞笑情节不是紧扣着故事主线的演进?再看《东成西就》,哪一个明星演员不是承担了不可或缺的戏剧功能?反观《越光宝盒》,显然已经本末倒置了,片头演员表的恶搞和片尾幕后职员们的cosplay似乎印证着技安的廉颇老矣。山寨别人的东西也就罢了,还真没见过这样卯足了劲山寨自己作品的电影,银幕上“菩提老祖作品”几个大字只能让人感怀往事不要再提。
  不过话说回来,老的不只是技安,还有我们。当年看《大话西游》的青涩少年们已成今日的蜗居房奴,天上没有乌云盖,可K线图里全是。于是,那些关于爱情的缱绻反复真的就往事如烟了。
  看看当下的华语影坛,黄百鸣的《家有喜事》系列已成彻底的杯具,王晶只剩下《零零狗》式的屎尿屁,星爷则用《长江七号》告诉我们:其实,他只是一个演员。
  终于,在一个无力讽刺的时代里,《越光宝盒》明白无误的诏告天下:无厘头死了。
  .
  (刊载于《东方早报》2010年3月18日)
  
  P.S.技安老师对阿娇的不弃值得尊敬,香港影人不仅拯救香港女艺人,也拯救大陆的,譬如《月满轩尼诗》。
  
  P.P.S.技安与星爷是相辅相成的关系,从“作者论”的角度来说,《大话西游》当然属于编剧+导演的技安,怎么就成了周星驰作品?这是一个有趣的误读。当然,星爷的演技勿庸置疑,不过脱离了技安、王晶、李力持、谷德昭这些幕后英雄的扶持,星爷很难重现辉煌。而技安找的郑中基相较星爷也只是个权宜之计,至于女演员方面,孙俪完全不搭调,阿Sa倒是气质吻合(见鬼,她好像刚跟郑少爷分手)。
  
  P.P.S.S.无厘头的兴起和渐趋没落是一个两地双方的问题:大陆、香港两地;生产和接受双方。
  作为一个广东话俚语,无厘头在电影中,特指以周星驰的表演为代表的极端恶搞、不按常理出牌的喜剧形式,其实放到西方艺术史和电影史中,无厘头并不稀奇,所谓farce,其实就可以看作是无厘头的类型身份;远的不提,近世好莱坞金•凯利的许多喜剧电影就颇具无厘头风格。而放到香港电影的语境中,无厘头应该滥觞于许氏兄弟的喜剧片,此前邵氏电影尚纠结于本港身份的迷离,不过《大军阀》中许冠文显露出的才华最终导致了《鬼马双星》的诞生,经由《半斤八两》等片的打磨,许氏兄弟的喜剧作品终于领港片风气的一时之先。香港市民在冷战的夹缝中享受到了繁华的“孤岛”生活(这里借用了中国电影史上指称1937~1941上海租界电影的术语——其实从文化生态上来看,这两个“孤岛”颇具可比性),饱暖思欲,港人当然需要电影提供的草根式市民狂欢,并完成港人身份的自我认同及确证(关于这一点,香港影评人比我讲得更清楚:“香港市民视他【许冠文】为子侄,他是我们的香港土生最成功的精英,他不是来自广州,不是来自中国,他们真正在这一个借来的地方,是代表香港新一代文化的香港之子。”①)——于是乎,无厘头的风格已露端倪,周星驰只是这一文化逻辑顺理成章的结果而已(当然你也可以认为周氏无厘头在美学上彻底埋葬了许氏喜剧)。事实上,周星驰电影的戏仿、恶搞等手段在许氏兄弟的作品中都是老套路,只不过那时一来大陆处于封闭状态,没有录像厅和盗版碟的渠道,许氏兄弟不会为内地观众所知;二来其港味过重,自然主要局限在粤语文化圈内传播。
  
  1990年代无厘头电影的兴起则必须放在整个中国文化圈内考量,改革开放已使中港间有了海量的文化交流,而1980年代末的风波最终导致了大陆意识形态的转型——邓公92南巡后确立了市场经济体制,对于此时的中国社会和意识形态,或者我们可以用“去政治化的政治”来描述之。②“一切向钱看”(以经济建设为中心)成为整合破碎的社会肌体的灵丹妙药,随之而来的消费主义大潮显然也是无厘头的催化剂——无厘头者,改头换面的醉生梦死也(无厘头的解构手法,似乎也应对着对政治的去势化表达)。89~92这一痛苦的转型经历也造成了香港市民理想的集体幻灭,同时,随着97的临近,“回归焦虑症候群”亦凸现,于是两相结合,无厘头终致高潮——看似数典忘祖的解构情节和星爷的癫狂式表演正是其艺术风格的绝佳体现。
  
  无厘头在大陆被扶正则源自依托于网络文化的青年电影亚文化的崛起,《大话西游》是其里程碑式的事件。这一事件是一起典型的“误读”范例。当星爷被奉若神明般请入北大校园后,星爷的失语才使得天之骄子们赫然发现:这根本不是他们心目中那个至尊宝。③造成这种误读的原因有很多,对那个时代的年轻人而言,他们是长期以来被污名化的“独生子女一代”(此后“80后”开始替代这个称呼),藉由对《大话西游》的误读,年轻人们开始试图树立自己的人生观——考虑到消费主义对中国传统意识形态的摧枯拉朽,这一努力其实不无悲壮色彩。无厘头的港式狂欢,对大陆的年轻电影观众来说,却是对爱情的忠贞坚守——内旨并无颠覆,只是表达方式迥异于父辈而已。我一直以为,无厘头的解构是很浅层的话语方式的戏谑突破,从来不涉及意旨内涵(当然所谓的“解构”也是被误读出来的,星爷直言他不明白什么叫“解构”和“后现代”),从价值层面考量,无厘头甚至是趋于文化保守主义的(无厘头极少僭越传统的儒家伦理)。《大话西游》嘲笑了一把父权,但是至尊宝最终还是随着唐僧一路西去。其实完全有理由把这种对父权的无厘头嘲讽看作是一种无可奈何的心路表达——消费主义毕竟不能完全添补一代人的心灵空虚,如果换一种方式来过逆来顺受的日子,也是接受了普世化西方思想的年轻人们得以在中国安之若素的生活下去所必须的情感资源。所谓拜金主义其实是个伪概念,真要把“金”当成神来“拜”了,也就没有价值危机了。关键是金钱只是个权宜之计,1980年代末的问题并没有解决,只是被暂时性的掩盖起来。王夫之有云:“其上申韩者,其下必佛老”,在放浪形骸中寻找真爱和心灵的一隅归宿,才是无厘头的命门。
  
  总之,《大话西游》被热炒时,正值年轻人们即将步入一个没有价值依归的社会之际,诸多焦虑最终促使无厘头成了他们甘之如饴的心灵鸡汤——70末80后们扔掉了“革命”式的父辈价值观后,无厘头自然粉墨登场:一来无厘头有一副看似决绝于前辈的外型,符合年轻人们的反叛气质从而满足了他们建构自我主体的需要;二来无厘头还是通向最深层的中华传统伦理,在一片纸醉金迷的市场主义大潮中,这才是无论如何不能也无法被抛弃的精神脊梁(正剧登场前总有喜剧铺垫,所以往大了说,无厘头的兴起是“国学热”的前兆)。星爷在《唐伯虎点秋香》中仰天长叹:“别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岂不令年轻观众们于我心有戚戚焉?
  不过进入新世纪后,中国的文化生态已经更新换代,看看郭德纲和周立波的舞台表演,无厘头那种隔靴搔痒、远离实际生活的戏谑已经不能提起大陆观众们的胃口(当然无厘头们也在努力北上,不过事实证明并不太成功——星爷在《长江七号》中塑造的伪民工是个典型的反例),所谓的恶搞手段也早已失去了标新立异的吸引力,时过境迁,戏台子还在,看戏的人却早已散去,无厘头堕为山寨,也是必然的吧。
  
  ①林超荣《港式喜剧的八十年代》,载《溜走的激情:八十年代香港电影》,香港电影评论学会2009年编,第160页
  ②参阅:汪晖《去政治化的政治、霸权的多重构成与60年代的消逝》,载《去政治化的政治》,三联书店2008年
  ③许乐《香港电影的文化历程(1958~2007)》,中国电影出版社2009年,第146页

  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个贱人,当然不会是李健仁,我动了你身边所有的人,就是请不动你,你的角色只能由从一开始就伴随你的李力持导演来代替完成了,你寂寞吗?美国就那么好吗?你别恨我,我已经是葡萄干了。但是我还是希望有一天你会回来,和我一起唱,一生所爱。
  
  你活得就那么高尚吗?我倒觉得你活得真的越来越像一条狗了,哪有那么多的使命需要你来完成!你还没有结婚没有家庭啊,怎么就那么一副嘴脸来说教别人?你说的那些P话谁都会说!你还真别瞧不起我的这些屎尿桥段,屎还好装,尿才难装,不过我还是很隐晦的尿了一泡。吃香蕉吧。
  
  心去为怯,回首往事,你会不会怯,朱茵来了,一个镜头就足够,哪怕是脸先着地,你以为你很过分吗?有没有比郑中基一脚把孙俪踹下水过分?天下浪子不独你一人,天下的强盗也不独你一人,虽然郑中基那木头一样的脸让我也光想踹他!很高兴和紫霞仙子一样痴情的女子终于有人懂得珍惜,又或者,光爱是不够的,女人,还是要耍些小心机,哪怕,是神仙。
  
  郭德纲厉害吧,可为什么在电影里于谦不说话都比他强?是的,你也很强,可没了李力持,王晶,田启文,吴孟达,李健仁,还有我,你也不过是陀屎,当然,我们的日子更难过,不过好在我们快乐,你快乐吗?我很快乐。你不是神仙,你没有无尽的生命可以等待,也没有月光宝盒可以穿越,是的,我们再也回不去,再也不能够挽回我们的错事,也许就算回去,我的斧子还是会一边又一遍砍在你的头上,只不过有一次会碰巧震开了你的手铐。
  
  每一个女人都是一个天使,每一个女人都会获得幸福,哪怕她是钟欣桐,也许在大多数人的心中她不过是一个贱人,可谁的心中没有这么一个贱人呢?孙俪便是郑中基心中的那个贱人,爱情,究竟是什么?是犯贱吧,犯贱可以,可人都拿脚踹你了啊!你还?你果真是个贱人!习惯真的是一种可怕的东西,当你们有了很多回忆,当他在不知不觉中把你放在了心上,当他在想把你从心中去除时,他会怯,他会觉得有愧于你。
  
  星仔,16年前我告诉你你有使命,现在,16年过去了,我告诉你,你的使命完成了,好好生活吧。真的,不用来美国,我在加拿大隐居很多年,美国,不适合你。
  
  好吧,能说的其实很少,也许有一天我会继续……
  
  下面,是答疑解惑时间:
  
  1,为什么张飞是个死玻璃,请看超时空要爱,至于为什么郑中基在十字架绑着,为什么是金发?,我拒绝回答,偏门片你没看过,大猩猩金刚你还没看过啊?
  
  2,为本片评1分的仁兄,说本片抄袭山寨的仁兄,我只能说无语,电影里有一个片种就叫恶搞,你连这都不知道,就闭嘴,不要再说什么抄袭赤壁,还是请看超时空要爱。
  
  3,至于说刘镇伟先生江郎才尽吃老本的人,我鄙视你,有的人有钱,有的人有势,可有几人能如葡萄这般,振臂一挥,群星趋之若鹜?你觉得刘镇伟先生还用表现自己的才情吗?倪匡都说自己不过是你个咸湿佬了,刘镇伟先生还用表现的和韩寒一般吗?王朔都不跟韩寒玩了,刘镇伟先生带他们玩,都是他们的荣幸!
  
  4,16年前你哭了,今天只让你笑,我们的生活比16年前好,可远没那时快乐!星仔都歇菜了,这么一部笑片更显得难能可贵!
  
  5,我想,孙俪一定很喜欢这个角色,因为她在卖力的表演,我只能说,孙俪她的确拼了,这个角色,也许会如朱茵一样,影响她的一生,而孙俪的表演,很出乎我的以外!很超水平发挥,可以看出来她很喜欢大话西游。
  
  6,能拔出紫青宝剑的只能是至尊宝,所以影片开头紫青宝剑被拔出了,至尊宝的衣着,李力持的脸,恩,就当是至尊宝老了吧。所以孙俪说林子聪也把宝剑拔出了,至尊宝把宝剑弄坏了吗?又或许是时代不同了,再也没有人相信这上天注定的爱情。
  
  7,郭德纲的表演,笑点几乎没有,为什么?也许这是一个大的冷笑话,当于谦不说话,郭德纲的逗也变得无趣了,包括最后的剧组人员全出动,包括这部电影,我都觉得是拍给一个人看的,这个人就是周星驰!电影不是一个人的事,编剧导演主角配角剧务道具特效化妆灯光等等等等总之一个也不能少,都很重要!所以刘镇伟说拍功夫我可以来,但是你不能骂人,所以刘镇伟不像周星驰用一个名字!编剧我是技安,导演我是刘镇伟,不能越界!
  
  8,爱情在同样的地方以同样的方式开始,在同样的地方不一样的结局结束,爱情本来就如此简单,结局无非是爱或不爱。
  
  9.郑中基不讨人喜欢不是因为他长得丑!是因为他长着一张木头脸,他就是喜剧界的甄子丹!没有面部表情!
  
  10,为什么要拍一个同样的相同的故事?因为痴情人太少!
  
  11,在快的刀也硌不住天天砍柴,人心是肉做的,也硌不住一而再的伤害,有一天你会说,我不再相信缘分了,又或者你不再相信爱情了,所以,保护好它!有人在路口的第一家肉店买肉,有人在第二家,这都是缘分!
  
  12,大话西游之所以经典,是因为它如罗密欧朱丽叶,梁山伯祝英台,月光宝盒很可爱。
  
  13,菩提老祖还跑得动,不容易,李力持江约诚也终于胖了。
  
  14,如果你看的不快乐,那是你看电影太少
  
  15,说三枪比越光好看的仁兄,我只能说,你生儿子没P眼!
  
  16,没看的朋友,我只说一句,比情癫大圣好看。
  
  17,葡萄,葡萄,已经成干。
  
  18,爱的时候她什么都好,不爱了她就是一个贱人,所以,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个贱人。
  
  19,500年后的紫霞还是神仙,500年后的至尊宝还是强盗,只不过他们又换了名字,只不过这一次,他们真的在一起了,一定是至尊宝拜托菩提老祖和沙僧师弟帮的忙。
  
  20,是的,刘镇伟在给周星驰同学上课。而我们,都是旁听,好好的专心听讲。

 我一直认为喜剧不是装疯卖傻,就像性感不是一丝不挂一样,因为不管是喜剧还是性感,都得有前戏和调情的过程,直接了当的那就到温州发廊让里面的姑娘先给挠胳肢窝然后做正常服务,啥都有了,当然,你可以去更高档的地方。而在我看来,这两年很多国产或者港产喜剧的伎俩,并不比发廊姑娘的服务水平高明多少,如果这是纯粹市场行为的话,我不知道今番的《越光宝盒》是不是因为对内地市场太乐观而无知者无畏。
  
  《越光宝盒》的喜剧方式是一种很下作的,一种非常低级而无趣的方式。刘镇伟让男女主角借助月光宝盒进行了时空穿越,穿越到三国战场来了一次号称的“大话三国”,其实是恶搞《赤壁》,但在女主角倒追男主角的过程中,主线一再丢失,丢失的原因不是因为多线索叙事,而是因为导演自己认为观众喜爱他的原因是他会时时刻刻不忘搞笑,于是乎轮番上场的58位内地港台明星们,全是在做对人物和剧情毫无帮助的搞怪扮丑,就像低劣的幻灯片一般,张飞出来guy一下,关羽读《春秋大义》成了读黄书,曹操成了娘娘腔和异装癖,诸葛亮和周瑜则会来阵子重金属摇滚,我这么一描述,连我自己都觉得这片子可能有点意思,但要命的是,刘镇伟导演在不忘他这无厘头恶搞点子的同时,已经完全忘记了自己是在拍部电影,每一个搞笑的片段前后不搭,每个觉得搞笑不是人物本身性格使然,而是导演刻意地生硬加工而成,即便你想对那些搞怪的方式笑一下,但还没笑出来,你就会觉得,咋这么恶心呢?
  
  让人无法相信这是当年拍出《92黑玫瑰对黑玫瑰》、《大话西游》等经典香港喜剧片的刘镇伟拍出的电影,其粗制滥造与浅薄无聊的程度已经超出了电影的范畴,同样是穿越时空到三国时代,这部《越光宝盒》的水准已经跟当年的《超时空要爱》相差不下十万八千里,更为要命的是,刘镇伟连搞一下“三国”的心思都不想花费,于是《赤壁》成了他直接的恶搞对象,关键是,《赤壁》对三国的解读已经不伦不类从而饱受非议,你去恶搞它能获得多大的乐趣呢?就好比街上本来站着个傻子,你去用很多方法让大家知道这个傻子其实也很神经病,你自己都不怀疑一下自己的神经是否大条?更不要与《大话西游》相比,至尊宝、二当家、唐僧这些看起来颠覆了原著角色性格的人物,自身的性格是饱满的,是有前因后果的,是能够自圆其说的,而那点发癫和无厘头,既有对原著刻意的说教有种时代性的叛逆,又有人性本身使然,而《越光宝盒》,是没有一个主线和主要人物的,轮番上场的58位明星,只不过在轮流冲你挤眉弄眼装疯卖傻,恶搞再多的大片,能显示你有多大的能耐么?
  
  《越光宝盒》和《大话西游》的不同在于,后者是个满脑子鬼点子一张口妙语连珠的真性情者,他跟你讲了一个过程妙趣横生最后让你很感动的故事,讲述中充满了精彩和惊喜,这是一种幽默的才华和技巧。而前者,本来你想和他来一场愉快的交谈,但他却毫不理会你对他的尊重和期待,他为了显示他能搞笑就一直挤眉弄眼抓耳挠腮装疯卖傻丑态百出,这种就差点去挠你胳肢窝的逗笑方式,让我觉得很下作,下作得我都想踹他一脚。
  
  喜剧本来是一种轻松而巧妙的电影类型,但香港电影近十年来,除了周星驰的《少林足球》、《功夫》等鲜有的亮色,在喜剧片方面则越发乏力,当陈可辛这样对内地市场较有研究的香港影人对《疯狂的赛车》的喜剧技巧非常佩服的时候,依然还有《大内密探灵灵狗》、《追影》和《越光宝盒》这般剧本粗陋至极,更多是在靠脸熟混饭吃的电影,虽然《大内密探灵灵狗》有它过亿的票房在,但靠吃老本或者变本加厉吃老本就能在一个瞬息万变的市场存活下去,我看没这么便宜的事。这些口碑极差的喜剧出现的背后,其实也是整个香港电影娱乐精神的沦落,当年那个灵感不断的刘镇伟已经到了《越光宝盒》这样变本加厉吃老本大杂烩的地步,周星驰这几年的修炼能否成个正果还不可知,香港电影中那种过火与癫狂如今已经发展到变质,因为在剧本扎实、制作精良的国外影片的影响下,香港电影已经很茫然,北上发展又不知深浅,香港文化中的那点顽皮和不羁也都慢慢失去了当年的那份纯正味儿,只有如《越光宝盒》者,用自己以为最保险的方式——吃老本吃得底掉来攫取内地的票房,来显示自己的大无知大无畏风范吧。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小黑屋|珠海论坛    

GMT+8, 2021-1-24 00:56 , Processed in 0.111403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Ourlifes! X3.2

© 2001-2013 ourlifes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